rss 推薦閱讀 wap

熱點資訊_熱點新聞_今日熱點!

熱門關鍵詞:  as  xxx  云南  test  浙青春,正黔行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體育健身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業營銷 微商創業

生病不上醫院他們靠什么治療?

發布時間:2019-10-06 18:11:17 已有: 人閱讀

  眼下,他們不僅不敢看體檢報告,還不敢去醫院開藥,有時候,看到醫院門診大廳長龍心驚膽戰不說,還只能灰溜溜地離開,畢竟,有排隊看醫生的時間,一份策劃書已經能交到老板手上。

  可想而知,耗費與一盒感冒藥價值極不相稱的時間成本在醫院排隊就診開藥,已經成為許多人排斥的生活方式,而為了省事,許多人不得不根據癥狀去藥店買點藥,甚至自己根據經驗吃吃“藥”簡單解決。

  數據也印證了這一現實。根據第三次國家衛生服務調查數據顯示,兩周患病后采用自我醫療的居民占35.7%,其中農村占31.4%,城市占47.2%,“大病到醫院、小病去自己解決”已經成為藥品消費的主流意識。

  不管別人的選擇究竟為“是”還是“否”,反正,多年以來,張晴但凡遇到感冒、發燒、咳嗽、消化不良等情況,都會選擇根據經驗買藥治療,而這很大程度上,也實屬無奈之舉。

  7月23日上午8點,在上海擁擠的2號線后姑娘張晴在連續打了幾個噴嚏后,急忙掏出手機在某購藥平臺上挑選了幾款品牌感冒藥,一鍵下單。而當系統顯示“您的訂單將在8:50分左右送達”,張晴更是長嘆了一口氣感嘆:“生病了可以不去醫院,同樣的藥,在網上下單,一小時內就能送達,這真是給滬漂生活帶來了莫大的慰藉。”

  今年已經26歲的張晴自從大學畢業后就單槍匹馬從云南來到上海拼搏,年輕的她每天都不得不為著最初的理想而不斷堅守。早上7點,她需要匆忙在便利店買到一份冰冷的早餐;每到下班前,她需要跟隨領導的號召準時參加例會;面對繁忙的工作,她不得不放棄吃飯的時間拼命趕報告;眼看著KPI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她還得想著法兒地應對各種推陳出新的甩鍋撕逼……一天下來,直到萬家燈火之際,奄奄一息的她才能拖著疲憊的身軀擠進最后一班地鐵的車廂,享受這一天最閑暇的時光。

  “每天工作都做不完,哪有閑暇時間顧及許多突然造訪的小病小痛,按照平時的經驗買個藥解決一下就行了。”忙碌的工作,成了壓垮張晴的最后一根稻草,自我藥療也成了她對待疾病最理想的態度,“現在買藥很方便,同樣的藥,在網上下單,就跟送外賣一樣,一會兒就能送達,何樂而不為呢。”作為自我藥療的推崇者,張晴已經習慣了這一方式。

  實際上,所謂自我藥療,是指在無醫務人員指導的情況下,恰當地使用非處方藥(OTC),以緩解輕度、短期的癥狀或不適。這一方式,一方面可以幫助像張晴這類忙碌的人節約時間成本;另一方面,也能助推有限的公共衛生資源,更多地投入到更加緊急、嚴重的疾病上。

  “我害怕去大醫院,”家住河南平頂山的漫姐坦言,去醫院開藥不僅僅會有時間成本,更會讓人充滿恐懼感。她告訴記者,曾經有一次,為了給父親看病開藥,她從家開車兩個小時來到河南省市人民醫院,只見剛進入門診大廳,猶如步入“迷宮”,人頭攢動,揮汗如雨,數不清的各色面孔,在不知所患何病時,更“無從下手”,掛哪個科室,該找哪個醫生,究竟該去哪兒做檢查……

  “當時的我就像巨流里爬在樹葉上的螞蟻,拖著沉重的步伐,抱著最大的希望,卻感受著最深的無助。”自此之后,漫姐及其家人在生病后,總會選擇先通過網絡搜索疾病特征,再通過頁面上一些專家的推薦,自行去藥店購藥。“這總比去醫院方便多了。”

  其實,面對諸如此類的窘境,就連世界衛生組織也規定,凡成年人出現頭痛、咳嗽黏痰、關節、肌肉、手臂痛,腹痛、背痛、緊張、抑郁不安、足趾腫脹、雞眼;感冒、流感、流鼻涕、消化不良、失眠、不明原因的疲勞等情況時,都可用非處方藥自我藥療。

  目前,當越來越多的人選擇自我藥療時,許多風險也如影隨形,尤其是許多患者在自我用藥時,只注重藥物療效,卻忽視了治療的科學性,常常被不法商販牽著鼻子走。

  諸如此類的廣告宣傳語總會引得無數患者駐足,作為這一系列產品的銷售,陳姐頗有感觸。32歲的陳姐自從前公司倒閉后,便被朋友推薦到現公司從事藥品推銷員,她負責的產品是公司的明星產品,一個月能賣出十幾萬盒,銷售額很是可觀,而在工作中,為了提高產品銷量,她也被要求使用一套標準的說辭以提高產品業績。

  “我們推銷時,自有一套話術,看大家需要什么,我們就可以提供那些功效。一般情況下,老人家最害怕患上癡呆、高血糖、糖尿病等慢性病,所以,我們會把話題往這方面引,如此一來,他們自然會心動。”也正是在這一番說辭下,陳姐獲得了大批目標受眾,年齡大多在60歲以上。

  65歲的高血壓患者王慧就是這一產品的忠實粉絲之一。2003年,王慧被確診為患有高血壓,此后近10年間,她一直聽從醫生的話,堅持服用降壓藥,但藥品效果一直不夠理想。

  直到2015年,王慧在一次偶然的契機下被朋友拉去參加推銷會,活動現場,有專家普及了高血壓患者的用藥事項,并給王慧進行了“義診”,活動結束后,王慧還免費獲得了產品試用資格。而在試用了兩天后,王慧感覺效果很理想,便隨即聯系推銷會的工作人員,一次性購買了10盒,花費了近2萬多元。

  陳姐介紹,諸如此類的“義診”、免費“專家講座”、小禮品等,是許多商家慣用的吸引老年人的手段。“‘專家’提倡早防早治,‘義診’中檢查出一身疾病,產品推銷員噓寒問暖,感情真摯地告訴你,‘我知道某款產品很有效,我爸媽也在吃。’這都是普遍使用的三部曲。在三部曲之后,便可以一步一步將渴求健康又有閑錢的老年人拉入坑中。”陳姐透露。

  事實上,這些產品并非治療疾病的藥品,而是一些“健字號”保健食品,絲毫不具有治療疾病的藥品功效。這些產品借著“自我藥療”的名頭,鉆著“食品”與“藥品”之間的空子,模糊保健品與藥品之間的概念,正在不斷威脅著公眾的健康。

  “在名稱上稍加改動是‘傍藥’商販慣用的做法。”有關人士也向記者透露,還有許多產品以功能性的語言作為名稱使用,暗示對疾病有治療作用。“例如,取名為‘痔瘡膏’的保健品,常誘導消費者認為其有治療痔瘡的作用而誤買。”

  此前,中國消費者協會也曾對目前國內保健品行業進行過調查,最終發現,宣傳內容不符合國家規定的產品占比高達73.5%。其中,有42.1%的產品存在夸大、虛假宣傳行為;有31.4%的產品,未經衛生部門批準,擅自宣傳產品具有保健功能。

  提到保健品,廣州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藥劑科主任藥師劉世霆也頗為無奈,藥學專業出身的他,同樣改變不了自己母親對于保健品的依賴。“老年人的信息是相對滯后的,商家在宣傳的時候,喜歡利用一些高新的專業用語,編造出神奇的療效,宣稱可以治三高、防癡呆,老人分辨不了真假,只覺得這是有科學證據的,是可信有效的,如此,便會誤入商家圈套。”劉世霆說。

  保健品,嚴格來說是保健食品,并沒有治療疾病的功效。于是,人們變著法兒地想要尋求其他的替代方案,而從大眾目前的生活條件來看,需要的諸多元素基本上可以從日常的飲食進行補給,所以,飲食調理,使用膳食補充的選擇貌似變得更為靠譜。

  于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不被保健品的另一部分人群往往會選擇食療的方式,抱著調理養生的態度以及治未病的心理,陷入了以“吃”來治病的瘋狂迷戀。

  針對這一問題,上海交通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微生物學特聘教授趙立平曾經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直言:錯誤的食療也容易造成風險。一方面,食療選用的中藥材,早期被當作藥使用。人們發現這些藥材比較安全,逐漸當作食品,但“天天吃頓頓吃,是不是絕對安全,這需要認真評估”;

  另一方面,“是藥三分毒”,食療選用的中藥也并非完全無毒副作用。與西藥不同,一般情況下,食補配方不會明確標出潛在的副作用,難以防范,這也導致大眾一不小心就深受其害。

  這一風險也在許多新聞報道中得到驗證。例如:2015年,有一男子在連續1個月服用何首烏后,導致全身蠟黃,化驗結果顯示,該男子肝功能嚴重受損;2015年,云南省某村民邀請親朋食用草烏燉豬腳,導致27人出現中毒癥狀,其中6人搶救無效死亡。

  草烏、附子(又名烏頭、附片)等生藥材因含烏頭堿而具有劇烈毒性,口服烏頭堿0.2毫克即可中毒,3-5毫克即可致死,普通加工方法難以破壞其毒性。/ 資料圖片

  向來身體硬朗的李先生也是食療的受害者之一。最近,李先生常常覺得虛弱無力、頭暈、頭痛。去醫院檢查后出乎意料地發現這是低血壓在作祟。對于這一診斷結果,李先生十分不解,“在一年前,我測量血壓的結果還是偏高。”

  李先生回憶,2018年初,他測量血壓發現偏高之后,有朋友向他推薦了“調控血壓”的食療配方,“朋友說,以前高血壓吃了很管用,我在網上也搜索了這個食療的配方,里面有火麻仁、番石榴、決明子、桑葚、黃精、槐米、萊菔子、葛根、黑木耳……這些都是被證實降血壓的絕佳食材,不但可降血壓,還可降血糖、降血脂。”李先生很是篤定,服用這一配方很安全。

  事實上,在持續服用一段期間后,李先生的血壓確實維持在了正常范圍內,因此,他更是對此配方青睞有加,堅持每天服用。如此堅持了一年,就在最近,雖然高血壓已經不復存在,但低血壓卻接踵而來。“看來我該去找朋友要提高血壓的食療配方了。”李先生笑談道。

  對于這類自行尋找食療配方或者被朋友推薦食療配方的做法,醫生并不提倡。據李先生主治醫生介紹,李先生只是偶然出現血壓偏高,本身并不存在高血壓的情況,不需要進行降壓治療。而他所服用的食療配方,很可能會導致沒有高血壓的他血壓一降再降。

  《中國藥典》中,將有毒的中草藥按劃分,分別注明為“小毒”、“中毒”、“大毒”。/ 資料圖片

  “為了讓消費者看到明顯的效果,不少食療配方還會添加相應的藥物成分,導致食療同樣存在藥物副作用的風險。”劉世霆主任也表示,單純的食療配方是相對安全的,但效果往往微乎其微,不少商家會選擇悄悄“加料”,而對于不知情的消費者,特別是同時在接受治療服藥的人群來說,食用這些食療產品可能會存在用藥不安全的風險。

  這些現象無不在凸顯一個事實:在我國,隨著時代的快速發展,以及自我藥療理念的深入人心,加上便捷的各種購藥通路以及林林總總的健康科普信息的泛濫,很多人在出現癥狀后都選擇了自我藥療,這無疑是一件好事。但保健品也好,食療配方也罷,都將“自我藥療”的初衷變了味。

  其實,早在2012年,為了普及用藥安全知識,國家食藥監總局和中國藥學會就曾聯合舉辦了“全國藥品安全網絡知識競賽”,競賽題庫有3000道題目,95%的內容屬于安全用藥常識,僅3%左右涉及比較淺顯的藥學專業知識,其他為公民安全用藥習慣測試。

  比賽要求,參賽網友每次完成從題庫中隨機篩選的10道題目,結果顯示,能答對全部10道題目的網友占6.3%,5.1%的網友答對題數在5~7道之間。這表明,大部分網友對自我藥療、購藥儲藥和用藥禁忌等方面的常識,只能說是一知半解。

  另有調查結果顯示,在進行自我藥療的過程中,患者也缺乏對藥物基礎知識的了解。例如,有數據顯示,接近70%的人在自行用藥時,會隨意增加或減少藥的劑量;90%的人絲毫不了解如何進行合理用藥;更有30%的家長在給孩子用藥時往往依靠經驗,甚至衡量藥量時基本靠手掰。而這些行為只會造成對身體的傷害。

  對此,此前也有相關媒體報道稱,在北京,有一位69歲的老年人在喝完豆漿,吃完火鍋后,突發關節疼痛,經查發現尿酸偏高,于是,他下意識地到藥店買了一個治療痛風的常用藥,結果產生過敏,最后導致感染,接著又自行選用抗生素治療,再次發生二重感染。原本輕微的疾病,因用藥不當最終導致嚴重后果。

  在上海,35歲的小梁突然出現發熱的狀況,家人便去藥店買了不少退燒藥給小梁服用,誰知,由于用藥不當小梁突然呼吸急促、臉色刷白,只能送去醫院就診。

  更有媒體報道,因用藥不當,我國除了每年約有3萬名兒童致聾,甚至也造成了約7000名兒童死亡。

  央視播出的兒童安全用藥公益片中,主人公浠諾用手語講述自己因用藥不當而致聾的經歷。/ 央視視頻截圖

  對此,劉世霆主任指出,患者在進行自我藥療時,可能存在自我診斷錯誤、延誤治療、忽視藥品說明書、藥品的不合理使用等情況。

  “患者在每一次服藥時,必須仔細閱讀藥品說明書,知悉其用法用量、禁忌癥、不良反應及注意事項,嚴格按照藥品說明書服用。當自行使用OTC一周后,癥狀未見明顯緩解時,需盡快到醫院就診,”劉世霆主任強調,“對于身患多種疾病,需要同時服用多種藥物的患者,必須在每一次就診時跟醫生說明病史、用藥情況,”

  當前,我國的醫療偏向專科專治,很多醫生并不能解決自己科室以外的問題,這可能導致多個疾病的用藥出現沖突、加重副作用等問題。“這類患者,可以到各個醫院的藥學門診進行用藥咨詢,以避免出現藥物相互作用,導致藥物效果減弱,或者引發不良反應。”劉世霆補充道。

  在此,39深呼吸(ID:shenhuxi39)提醒大家,當你對于如何用藥沒有把握時,請停止自我藥療行為,尋求相應的醫生藥師指導,規范用藥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體育健身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業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2 熱點資訊 www.hwyswx.icu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8045899號-8

電腦版 | wap

体育彩票扫二维码出票